wwmm.2008.love

[團兵]Hangover 01.

日常空白:

「那邊那位先生說要請黑髮的客人和他的同伴。」
侍者端來香檳時原本是要拒絕的,里維看了一眼漢吉,順著侍者的目光看過去,那位請客的男人並沒有看過來,正低著頭滑平板螢幕,戴著眼鏡些微反光讓人看不清楚表情,但從身上的穿著和氣質看不出搭訕客的油條和裝模作樣。
「如果他是要搭訕漢吉就可惜了。」米克從善如流的接過高級香檳,嗅了嗅瓶口替兩位好有個倒一杯,「我們可是來慶祝她最後一個單身夜晚,對吧?」
「哈反正我還是單身小莫也沒有來啊。」 
「喂喂!我可不是和你來拉斯維加斯渡過什麼瘋狂的夜晚喔?出發之前我可是收了莫布里特的賄賂,會緊緊看著你的。」里維哼了一聲,戳了一下漢吉,又看了一眼遠處的男人,「去和他道個謝吧?這可是滿昂貴的酒。」
「我不要被搭訕的去。」米克已經喝空手中的酒,又倒了一杯,漢吉扮了個鬼臉,完全不想挪動步伐。

沒辦法。里維有些無奈聳聳肩,拿過酒杯要米克顧好漢吉,穿過人群來到男人身邊。
男人低頭看得很專心,不知道要怎麼開口只好呆呆看著,外表非常完美、五官挺立、梳得乾淨的頭髮和淡色的眼睛,身上的西裝可以看出是高級的品牌,手腕微微露出的還是Constantin的限量高級錶。
會知道這麼清楚是里維是在某藝術集團以拍賣師的身份活躍,經手過的名品和畫作多了,這樣的鑑賞眼光是該有的,男人還是非常認真的看著螢幕,里維轉過頭看漢吉勾著米克的頭開心的笑著,看樣子有點醉了。

「請問?」沒想到是男人先開口,里維連忙轉過頭,那雙淡藍如同玻璃的透亮色澤在昏黃的酒吧顯得滄桑,過於透亮讓被看得人渾身不舒服。
「抱歉、謝謝你的香檳。」搖晃了一下手中的酒杯,里維縮了一下肩膀,「我同行的朋友其實來過最後一個單身周末的,如果是搭訕的話很抱歉、只能謝謝你──」
「我剛剛的確是聽到你們說的、來慶祝喜事,會送你們只是聊表萍水相逢的祝福之意,如果讓你們誤以為我有搭訕的意思,很抱歉。」男人笑起來時眼睛微瞇,讓人覺得舒坦多了,里維搖搖頭,想著不是搭訕的人也是有的。
「抱歉那是我誤會你了、呃,謝謝。」 
「不會。」男人笑了笑,從胸口拿出名片夾,將名片遞出。
這個動作讓人有點尷尬,好像兩人有什麼商業往來,匆忙看了他的姓名,從口袋摸出錢包也遞了過去。
「史密斯先生,那我就不打擾你了。」
「不會,反正我正缺說話的對象。」溫和應對,里維看男人低頭看自己的名片,眼神非常專注到像再細細品味內容,沉默了一下,男人抬起頭要侍者過來,點了兩杯酒。「如果不忙的話坐下來聊聊?」
「呃、好啊,如果您有藝術品相關的鑑定問題──」

話題非常廣泛,男人詢問自己的工作內容、藝術鑑定價格的基準,又詢問自己對拉斯維加斯的想法,雖然拋出許多問句,但男人非常健談、又非常會察顏觀色,若是有讓人難以回答的問題,很快的就會替自己轉換掉尷尬的部分。
不知不覺原本的香檳喝完了、男人額外點的酒也喝完了,又加點了兩杯,難得可以邊無際聊天,也滿喜歡男人說話的方式。

「里維、我先帶漢吉回去,她醉的。」米克走到好友身邊,對陌生男人點了點頭,「你那邊有門卡吧?我洗澡就睡了。」
難得看里維對莫生人沒什麼排斥,臉上的笑容也不像裝的。
「嗯、晚安。」

也許是因為酒精、又或者交談讓人投入忘我,里維並沒有確認口袋裡的東西,揮揮手要米克帶漢吉趕快去休息。
又喝了好幾杯,明明是第一次見面,兩人卻交談愉快,原本只在酒吧喝酒,後來提議到賭場去玩兩局,里維注意到男人進賭場時侍者都特別對他行注目禮,才想到剛剛那張名片上好像印了某個公司總裁的頭銜。
男人玩牌玩得很優雅,勝負各半,很明顯的是玩興趣的,還會要自己猜,然後按照自己隨興說的數字拋擲籌碼。
玩夠了又要了下酒菜和一瓶酒,兩人到賭場外的庭園造景散步,其實對話內容是什麼里維一點都不在意,只是喜歡聽男人說話時的略略沙啞,偶爾還可以聽他說些不著邊際的話、一邊帶著嘆息的口氣。

「敬美酒。」又倒了杯酒,不知道已經是第幾杯了,里維和男人坐在長椅上,很自然的靠在一起看天上的星空,說完這句話後兩人一起笑了。
「我第一次覺得酒很好喝。」男人笑的時候說話的聲音更好聽了,臉有些灼熱,想著究竟是說話的聲音、或酒精造成的。
「是嗎?」
「是啊、也許是因為跟你一起。」
艾爾文輕輕撫摸里維發紅的臉,內心有些騷動,也許是奢華的氣氛、也許是好多杯酒造成的,輕輕抿了一口美酒,艾爾文親吻上紅潤的唇瓣,像是要分享這杯酒的美好,兩人細細品嚐彼此嘴裡的芳醇,環抱彼此的身體,一次兩次,將口中的美酒推送到他嘴裡,感覺他舌尖輕輕舔過自己的舌瓣,好像有些小心的、又縮回去。
這樣的親吻不知過多久,分開時里維聽男人嘆口氣,環在腰間的手用力的將自己抱緊。

「也許我是要搭訕沒錯。」
「嗯?」
「我想搭訕你、里維。」
「是嗎?」

看著那雙帶著些許疲倦的雙眼,想著男人身上的氣息讓人覺得無法招架,覺得很美、又神祕到讓人想要一探究竟。
主動的吻上男人的唇,感覺放在腰間的手已經有些踰矩的撫摸,沒有推拒,倒是小心的將手中的酒杯放到地上。
嗅覺裡都是他的味道、輕輕抓了抓那梳理整齊的髮絲,比想像中的還要柔軟、感覺他也和自己一樣的,梳理過自己的黑髮。 
稍微偏頭吻男人的嘴角,聽他輕吻了一次又一次,接觸時的溫暖、和離開時帶著感嘆的鼻息,在他臉頰留下幾個帶聲響的輕吻,聽他又笑了。

「里維。」
「我喜歡你說話的聲音、尤其叫我的名字。」
「嗯、里維。」
「艾爾文‧史密斯。」手貼在他厚實的胸膛,聽他又叫了自己的名字、當然,也回敬了他的名字,聽他又嘆了口氣,這次沒有再親吻了,而是拉著自己的手要自己站起身。
穿過花園、兩人走到大廳,里維聽到男人詢問自己住哪裡,回答他房門號碼,兩人來到自己住宿的樓層,走到門口。

「我必須要放開你。」男人頭輕輕靠在自己肩膀上,低聲的嘆息,「不然不會只有這樣了、里維,我想要你、非常想。」
「明明才剛認識啊──」摸著口帶想尋找磁卡,卻發現除了零錢包以外什麼都沒有,「我忘記帶磁卡了、我進不去、艾爾文──」
握住他的手,讓他的手放進自己口袋裡尋找,那張磁卡也許在下樓前忘了放進口袋,或在酒吧遺落了,感覺男人的手貼在大腿邊,雖然是尋找、但其實緩慢的撫摸。

被男人拉進豪華的套房內,不住的親吻,兩人拉著彼此身上的衣服,里維先將那件高價的外套脫去、又扯掉他胸口的領帶,兩人磨蹭著彼此,感覺到高昂的性慾和難以克制的衝動,身體一下被男人抱起,捧著他的臉,看近他眼底的衝動。
替他解開胸口的鈕扣,里維一面專注的吻、又要將他的一切赤裸曝露,好不容易解開三顆扣子,身體被往後壓在牆上,又再次難以招架的、從腰線到腿部被細細撫摸──

「史密斯先生、客房服務。」外頭傳來說話聲讓兩個人一下清醒,里維被艾爾文送到一旁的酒吧安置在高腳椅上,打開門和侍者說了幾句,里維看著酒吧上擺了好幾瓶酒,隨興的拿了一瓶倒了一杯。
艾爾文轉過身看嬌小的男人喝起酒霸氣十足,仰頭一口喝乾,看著自己,拿了一個杯子又倒滿。
走到他身邊接過酒杯,喝了口酒後又被他拉住親吻。
「里維──」這次的吻沒有深入,臉被溫柔的撫摸,看男人雙眼帶著滿滿的愛意,「我們結婚吧?」

也許因為這裡是全世界最適合結婚的場所、也是讓人一下就沉醉的地方,里維發自內心的開心,嗯了一聲,抱緊艾爾文在他胸口磨蹭,直到侍者再度敲了敲門又進來,帶了幾對戒指的和型錄,讓兩人挑選。

下樓坐上加長型的禮車,手上戴著替彼此選的戒指,里維坐在男人懷裡,舒服的哼著結婚進行曲的曲調,聽艾爾文說了句自己非常可愛,又溫柔的吻了。
儀式和公正都讓人興奮,並不是站在神前,而是被男人抱在懷裡,證婚人的祝婚詞一句都沒聽進去,只聽見艾爾文說的、我發誓。
簽名蓋手印,兩人迫不及待的又吻了,從車上吻回房間,又吻到床上,里維讓艾爾文脫下自己的褲子、又替他將皮帶卸下,並脫去彼此最後的遮掩。

光裸的和自己心愛的人擁抱在一起,腦中完全沒有相識多久、彼此認識多深的問題,並沒有急躁也沒被性慾沖昏頭,里維的手緩慢的滑過艾爾文胸口的傷痕,聽他說很醜對吧。

「不會啊──很好看。」幾道橫在胸口的傷疤並不讓人恐懼、探出舌頭輕輕舔過,聽艾爾文笑了,說我有一個非常溫柔說話又甜的妻子。
「誰是你的妻子啊!我們兩個都是男的、所以、是彼此的伴侶,你是我的丈夫、是我的妻子,我也是你的。」

左手緊緊的握著,艾爾文輕吻他戴著戒指的手指,說句是啊、我都聽你的。
兩人在彼此肌膚上留下親吻、輕輕抓著卻不用力、只留下一點點的紅,不需要硬是留下什麼印記,因為緊握著不放的左手已經留下了、牽絆彼此的重要承諾。
撫摸上性器時艾爾文安撫的拍著里維的背,聽他喃喃唸著兩人體型的差距,這樣好啊。

「這樣我可以把你完全抱進懷裡,一臉壓力都沒有。」
欲望被挑起時兩人的聲音都有些模糊,一起笑了,將潤滑劑從抽屜裡拿出,像進行儀式,里維讓艾爾文將潤滑劑倒在自己手裡,被他牽引著來到身後。
像在進行儀式,性器被撫摸、連同要容納他的地方,男人溫柔的挑起自己欲望,卻不心急進行下一步,這樣的步調反而讓自己有些急躁,磨蹭男人已經挺立的器官,要求他快一點。

「就像你想要我一樣、我也想要你。」並沒有經歷過、不知道有多疼痛,但被這樣溫柔的男人進入,想必就算辛苦也會感到幸福。
在親吻中被佔有,里維感覺艾爾文好溫柔的安撫,快喘不過氣來時、被輕柔的吻著,並鼓勵的在耳邊說了好多愛。

意識一下就模糊了,被插入的不適感和被愛的飽滿感覺在體內拉扯,叫著艾爾文的名字,聽他回應的又叫了自己的名字,好喜歡他叫自己的名字,要他在說一次,並讓他再進到體內一些。

直到再度醒來時,里維只覺得頭好痛、腰也好痛,意識模糊的抹著臉,卻感覺到指間異樣的金屬觸感,呆呆的看著環在手指上的戒指,轉了兩圈又看向四周。
男人在身邊熟睡,呆愣著,一下子轉不過來,里維想著他是誰,又想起他的名字、想起他叫自己的聲音。
還有昨晚發生的事,聊天、親吻、選戒指、結婚、做愛──

「老天!」快速回憶一遍腦袋都燒起來了,咬了咬床單,想下床卻因為腰部疼痛完全動彈不得。
自己讓男人不斷的要求、也溫馴的迎合男人的進入,甚至讓他啃咬過每一吋肌膚、並吻著自己的性器。
自己哭著要他再一次,但聽他擔憂自己身體的拒絕,但又無從拒絕的在進到自己體內,明明很痛、卻又希望他再深入一些,甚至說出這是兩人的初夜、要他多表現一些──

以下一連串髒話都要罵出來了,里維愣愣的想該死要怎麼離婚、怎麼收拾眼前的混亂,卻聽男人模糊的叫著自己的名字,身體靠過來就這樣抱住。
去他媽的滾遠一點──沒有罵出口,想要推又有些捨不得,想到他有些陰鬱的表情,和因為自己說話露出笑容的神情──
這是什麼先結婚後補票的戀愛?腦袋放棄思考,里維倒回床上,在一半是懊惱一半是害羞,最後終於受不了的窩進男人懷裡。
等男人清醒以後,再確定究竟是一時意亂情迷受酒精影響、或者真的喜歡──

想到男人在自己體內高潮時,溫柔的說喜歡你,身體又燒了起來──
在男人還未清醒的狀況下,里維有些賭氣的用力吻了他的臉。

评论

热度(73)

  1. wwmm.2008.love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lw女装全场劲减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